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是我母亲最小的孩子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6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我是我母亲最小的孩子。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

图源百度

这是中国作家莫言获得文学奖后,在瑞典文学院做的一次主题演讲。

尊敬的瑞典学院各位院士,女士们、先生们:

通过电视或者络,我想在座的各位,对遥远的高密东北乡,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你们也许看到了我的九十岁的老父亲,看到了我的哥哥姐姐我的妻子女儿和 我的一岁零四个月的外孙女。但有一个我此刻最想念的人,我的母亲,你们永远无法看到了。我获奖后,很多人分享了我的光荣,但我的母亲却无法分享了。

我母亲生于1922年,卒于1994年。她的骨灰,埋葬在村庄东边的桃园里。去年,一条铁路要从那儿穿过,我们不得不将她的坟墓迁移到距离村子更远的地方。掘开坟墓后,我们看到,棺木已经腐朽,母亲的骨殖,已经与泥土混为一体。我们只好象征性地挖起一些泥土,移到新的墓穴里。也就是从那一时刻起,我感 到,我的母亲是大地的一部分,我站在大地上的诉说,就是对母亲的诉说。

我是我母亲最小的孩子。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件事,是提着家里唯一的一把热水瓶去公共食堂打开水。因为饥饿无力,失手将热水瓶打碎,我吓得要命,钻进草垛,一 天没敢出来。傍晚的时候,我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我从草垛里钻出来,以为会受到打骂,但母亲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抚摸着我的头,口中发出长长的叹 息。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随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捡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捡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 看守人搧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捡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我母亲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让我终生难 忘。多年之后,当那个看守麦田的人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认为只要是地方政府项目都不能做。如果审贷程序齐全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平静地对我说:受害人刘某在证词中表示“儿子,那个打我的人, 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王怡婷)

衢州看白癜风去哪里
深圳治疗白癜风方法
哪种软肝片的效果好

上一篇:欣喜转悲哀节能

下一篇:李小冉新剧热拍进行时微博晒照欢乐多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