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保安的逆袭第十二章问题少女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3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保安的逆袭 第十二章 问题少女

“开门,你开门啊!这是我家!”

那个女孩子在外面用力的敲门,钟源却懒得理会,拿出黄律师给他的名片,跑到阳台上,拔通了黄律师的。

说明自己的身份后,钟源向黄律师说道:“现在有一个女孩子,说房女士的这套房子是她爸的,她现在要住进来。黄律师,你能不能联系一下房女士,问问她应该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理会。”黄律师在那一端说,“这房子现在的业主是房女士,她拥有这套房子的处置权,别人无法干涉。那女孩要是纠缠,你可以报警。”

“好吧。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跟房女士说一声,另外跟她说一下,紫金宫的洪瑞祥好像要对她不利,派过几个人来找过她,被我打发走了。”

“嗯,好的,我会跟她说的。”

和黄律师通过之后,钟源准备休息,却听到外面那个女孩子还在不停的拍打着门,一边拍打一边还在那里叫喊:

“开门,让我进去!”

“你开门啊,那是我爸的房子,你住进去干嘛?”

“求求你开门让我进去好不好?我火车上呆了一晚上,来这里了又没有休息,快要累死了。”

“大哥,保安大哥,我为刚才的语气向你道歉,我又渴又累,你就让我进去一下吧。”

说着说着,那女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我妈妈嫁人了,不要我了,我爸的房子又被你们霸占了,现在我无家可归了。我又不跟你争房子,你就让我住下来好不好?这房子那么大,分一间小的给我行不行?呜呜呜呜,你要是不让我进去,我就死在这里了。”

“呜呜呜呜呜……”

钟源很无奈的将房门打开:“你属火车的吗?就知道呜呜呜。”

他倒不是有多心软,只是真的怕那女孩子想不开自杀,要是还留份遗书什么的说是被他逼死的,那就很麻烦了。

打开门后他才发现,那女孩子哭得那么凶,脸上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显然是在假哭。

可是发现得有些迟了,门一打开,那女孩子便拉着旅行箱挤了进去,然后大声宣布:“这房子是我的了!”

“这房子不是你的!”钟源把门关上,道:“你说你渴了,我可以让你喝杯水,然后你可以走了。”

“我不走!这是我爸的房子,有我的一份!就是死我都要死在这里。”

她将旅行箱拖进了主卧,道:“这间房子我来住了!”然后“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钟源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回了到自己的房间。

他不想跟一个女孩子动粗,实在不行的话,他可以叫警察过来处理。不过现在他要休息,没那么多精力来为这个伤脑筋。

躺在床上没多久,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钟源按了接听键。

“是小钟吗?我是房琳。”

而深浅搭配的颜色又充满着一种干净的家居风格

那端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

“哦,房女士啊,我是钟源。”

“听黄律师说,小茜来了你那里是吗?”

“小茜?你说那个想要争你这套房子的女孩吗?”

“是的……但是这房子跟她真的无关……”

那端的房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向钟源解释,那个女孩叫娄茜茜,是她死去的丈夫娄润如和前妻所生的女儿,

娄润如和前妻离婚之后,女儿就判给前妻抚养,他每个月出一笔抚养费,约定的是出到娄茜茜十八周岁止。后来娄润如去世,房琳继续给她出这份钱,一直到娄茜茜满十八岁后才停住——也就是上个月。

而这房子,是娄润如和前妻离婚两前车之鉴近在眼前。名噪一时的B2C服装购品牌PPG年后才买的,其中多半的房款还是房琳所付,和娄茜茜实在没有半点关系。

“我明白了。”钟源道,“现在她说她妈嫁人了,她已经无家可归,强行闯进来了,要不要我报警将她赶走?”

“算了吧……”房琳沉默了一会儿道,“怎么说也是我亡夫的女儿,他就这么一个骨肉。小钟,她要是不闹事,你就让她住那里吧。那孩子还小,不懂事,你多担待点。以后我每个月多给你打五千块钱,她那里就拜托你多照顾一下。”

房琳向钟源解释,娄茜茜跟着她妈,但是她妈不管教她,娄润如又去世了,她一个不被承认的后妈自然也无法去管教。这孩子高中读了一年就没读书了,听说整天宅在家里,性格有些乖戾,属于问题少女。

娄茜茜很仇视房琳,房琳说什么娄茜茜都不会听,所以房琳希望钟源能帮着管教一下娄茜茜,娄茜茜能对父母耍横,未必敢对着钟源这个陌生人耍横。

房琳还给钟源留了个号,方便两人的联系。

“好的,没问题。”

钟源想挂掉,又想起洪瑞祥的人来找房琳的事情,忍不住问道:

“紫金宫的洪瑞祥你认识吗?你们有什么矛盾?为什么他要派人过来对付你?”

“我听说过他的名字,可是跟他根本就不认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做,有可能是他帮别人办事吧。”

顿了顿,房琳说道:“现在是有人想要杀我,这几年我可能都不会回去。要是住在那里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话,你可以和小茜另外租套房子住,钱我会打给你的。”

“不用这么麻烦,这里住着挺好的。”

房琳那么客气,钟源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道:

“房女士你放心,有我在这里,谁都别想过来搞事情。”

“嗯,麻烦你了。对了,小茜那里你跟她说说,不要把她是我亡夫女儿的事情说出来,免得被人盯上。”

“好的,我会跟她说的。”

挂掉后,钟源又过去敲主卧室的门。

“干嘛?敲我门干嘛?想强监吗?”房间里传来小茜不耐烦的声音。

“我刚跟你后妈打了个——”

钟源话还没说完,房间里就传来小茜暴怒的声音:

“滚!我没那种不要脸的狐狸精后妈!”

钟源摇了摇头,说道:“这房子她已经租给我了的,现在她请求我让你住下来……”

“额……我后妈真的那么说的吗?”

小茜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很温柔了。

钟源道:“是的,但是我不乐意。”

“为什么啊?这是我后妈的房子耶!我后妈让我住,你能不乐意吗?”

小茜急了,把房门打开,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又不是你的房子,你管得着吗?”

“你后妈已经把这房追杀途中阵亡。双枪将*董平  生命资质:141子租给了我,三年之内,这套房子就是我的,我当然管得着。”

钟源理直气壮的说道。

婴儿肚脐贴什么牌子好
昆明治疗妇科医院
郑州哪妇科医院好

上一篇: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调研基金业协会营养

下一篇:诈弹威胁长沙机场疑犯被抓频发或因违法成本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