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怒剑龙吟第一千零七章伤痛发作

发布时间:2020-08-11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七章 伤痛发作

当远离了那满目苍夷的战场之后,风韧也是终于忍不住面色一变,一大口粘稠污血喷出,抬手捂着胸膛身躯一晃,眨眼间已是半跪在地上不住地大口喘息着。[超多好看小说]

“风韧哥哥,你怎么了?”

风轻柔一惊,急忙凑上前去,纤纤五指划动一扬,圈圈淡金色光芒涌现。

然而,风韧却是抬手一挡架住了那只纤细的手腕,摇头道:“不必了,轻柔你的状态也不比我好上多少,还是别再消耗剩余的内劲了。战斗已经结束了,伤得再重只要不死,那都没问题。”

勉强微笑的同时,一抹猩红缓缓顺着他嘴角滑落,黏在下巴上并没有滴落。

看上去之前他后绝杀亚蒂摩尔招数行云流水似的连贯,那其实实在是奈之举,七皇之力,暗逐冥锋,暗龙觉醒,论哪一个施展之时身体所承受的负荷都超乎想象,不说一同涌动在早已累累伤痕的躯体中。

若不是有苏醒的二十八宿晦明星阵图暗中帮忙,此刻的风韧根本需他人动手,在就被体内暴走的一股股劲力强行撕裂成阵阵血雾。

而现在,也终于可以彻底松口气了。刚才当着雷纳尔、罡崛等人的面,风韧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露出一丝的虚弱状态,纵使霍云、安瑞、娜曦等人还可能控制住场面,他同样不可以倒下。

否则的话,之后的事情就难说了。

他人面前的强势,所需要的却是背后不为人知的痛苦。只是,他必须忍。

“看来,这后的一战你赢了,南大陆也是因此得救。”

一个带着淡淡惊喜的声音突然浮现,风轻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望去,逐步走来的是一名她有些眼熟的女子,名字也记得。

雀颖眉。

不过,好像比起不久前所见之时,她的修为层次下降了?

风韧也是看清了来人,摇晃着身躯站起,挤出了一丝微笑:“似的,幸不辱命。还多亏了你的帮助,不然的话也许我会再晚些赶到,也许依旧可以扭转局势,但注定会徒增不少的伤感。多谢。”

“我都看到了,人类防线瞬间崩溃……不过万幸的是,我们赢了。”雀颖眉点了点头,轻轻笑道:“你须感谢我,我知道自己在场存亡之战中的能为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到你,那也是好在帮我自己。婳儿他们,也因此可以继续好好活下去。还好,我事先嘱咐过穆如尊让他看好婳儿母女两人,也因此都没有去参加后的防守战。[超多好看小说]想不到因为这点自私,却是救了他们一命。”

“人总是会自私的,有些时候,其实结果也不错。”风韧附和一笑。

同时,雀颖眉递出了一只还带着淡淡寒意的玉瓶。

“凰魄族的丹药,对于你的伤有好处。”

说罢,她转身离去。临末,却是又停下脚步,同时望了一眼风韧以及搀扶着他的风轻柔,奈一笑:“纵使能够数次在生死徘徊中取胜归来,但是你是不是应该再多留意一下身边之人。”

留下这句不明不白的话,她幽幽一叹离去。

既然彼此绝可能,那么索性成他人。曾经那份萌动的青涩情感也许真的不过只是一时的冲动,不如就在此刻,随着她为了他自愿削去的修为一同葬入尘土之中。

只是为何,心在痛,有着想哭泣都哭不出来的感觉?

望着那道离去的身影,风韧将还带着一丝淡淡幽香的玉瓶紧握在手中,心中暗道:“也希望你能够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人,不要再如此孤单下去,一人承受那么多。”

突然间,他猛然感觉腰间一痛,下意识惊呼了一声,却是看到一脸阴沉的风轻柔伸手掐在了他的腰间,没好气地哼道:“果然,风韧哥哥你和她关系很不一般。说,当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两个做过了什么?”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风韧摇了摇头,当他苏醒之时看到的是一脸苍白的雀颖眉,以及半空中缓缓淡去的冰凰虚影。在他经脉中,却也赫然多出了一股奇异的深寒劲力,与自己的力量隐隐呼应。

他很清楚那股力量源于何处,雀颖眉降低的修为层次就能够说明一切。

至于过程是怎么样的,又有什么必要过问?

“什么,风韧哥哥难道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任凭她摆布?这怎么可以!”风轻柔晃着脑袋下意识说道,眼中已是一圈眩晕。

抬手一敲击在女孩的脑袋上,风韧哼道:“想到什么地方去了!走,回去了,别的不要多想。”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浑身剧烈一颤,四肢经脉中痛楚再现,胸膛里一阵翻滚压抑得几乎有一股窒息的感觉,脸色加苍白,踉跄一步跨出,没能站稳再次跪倒在地面上,抬手按在了胸前大口呼吸着。

“风韧哥哥,你怎么了!”

风轻柔一惊,瞬间恢复常态,急忙上前一步伸手抓在风韧肩头,却不曾想到对方同时向前一倾倒下,整副身躯贴在了地上,也是将她一同往前拽出,差点就一齐落地。

她心中的不安感越加强烈,颤抖着手指拨开了风韧散乱在脸庞侧面的长发,所看到的一张苍白如血的面孔,以及紧紧闭拢的双眼。

呼吸,很是衰弱。

“怎么了?”

一声惊呼响起,丝丝微风卷动,一抹倩影眨眼间已是落在了风韧身侧,俯身便是伸手一拽,轻而易举将整具躯体扶起。

“是你?”风轻柔瞬间认出了来人,很心中便反应过来,她一直跟在后面也是情理之中。

风韧所在的地方,又怎么可能银月心不跟着?

“先将主人送回住处,别的之后再说。刚才那一战,看来他的损耗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银月心眉头一皱,搭起风韧的一条手臂将他扛在自己肩膀上,跨出一步猛然跃起,瞬间也是腾在空中迅速飞掠远去,将尚未来得及反应的风轻柔独自一人留在原地。

“喂,等等我啊!”

……

冥冥之中头脑昏沉,强烈的痛楚不断冲刷着浑身,风韧只觉得整个躯体都好像不再属于他了一样,几乎在那剧痛中失去知觉。但是又不知道为何,论那股剧痛如何肆虐在自己体内,他就是没有因此昏厥,也因此只能一次次承受着那刀割血肉般的痛楚,咬牙切齿。

在近乎穷尽的痛苦冲刷下也不知道过了究竟多久,那感觉就如同一次次将他抛入底的地狱深渊中受尽酷刑折磨,却又在后接近死亡的那一瞬间猛然又拽了回来,而后周而复始,没有尽头。

终于,意识开始模糊,似乎可以暂时以昏厥的形式逃离那苦海,但是形中竟然又有一股刺骨冰冷从风韧背脊骤然蔓延,传递至浑身,幽幽阴冷令他忍不住浑身一颤,打了个激灵,再一次恢复了少许清醒。

也在一刻,双眼重睁开,强烈的光芒刺激后,终于能够看清眼前之物。

望不见边际的连绵云海,耳边风声呼啸大作,他竟然是身处高空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

风韧一惊,下意识身躯一动,可是四肢上瞬间传来一股紧紧束缚之力将他身形钉在原处,根本动不得。诧异地扭头一望,他心中加震惊,准确的说是升腾起阵阵骇然寒意。

在他身后,一只不知究竟有多长的石柱贯透层层云海耸立空中,顶端也是不知通往何处。石柱表面,数细小符文镌刻,有数道锁链蔓延而出,紧紧缠缚在他身上,禁锢于此。

“怎么回事?”

他运劲再振,奈何此处的禁锢超乎想象的坚固,束缚着身躯根本动不得。

强行沉静下来,风韧动用着还昏昏胀胀的脑海去回忆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没记错的话,自己明明已经击败了亚蒂摩尔,是将他彻底抹杀,可是现在,为何自己却反被囚禁于此。难不成,那些不过只是自己的幻觉?

真相,却是比残忍……

不对!

那种真实的触感,同伴们脸上由衷的喜悦,绝对不可能是幻觉!

“可恶,究竟是谁干的?”

再次猛拽几下,只可惜论风韧怎么挣扎,都是徒劳。且不说那锁链坚不可摧,他体内的劲力此刻就犹如凭空消失一样,没有丝毫剩余。这样的他,与常人异。

而一个常人,又怎么可能挣脱得开铁索的束缚?

仰头一叹,他也是索性暂且放弃挣扎,重开始打量起四周,除去缥缈萦绕的云雾之中,隐约可以看到在那苍白色的浓郁遮掩下,似乎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存在,一柱连接天地的黑影,就好像是……他背后的那根石柱。

浑身一颤又打了一个激灵,风韧失声叫道:“难道说,这里不止我一人?”

下意识左右晃动脑袋,目光扫过四方,穷尽蔓延至天际边缘的浩瀚云海中,似乎真的还有另外几柱黑影的存在,只可惜隔得很远,根本看不清上面是否也有人被锁链禁锢。

这一刻,风韧心中又是一股浓郁寒意上涌,瞪大的双眼中一抹颤栗灵魂的震惊掠过,小声喃喃道:“不对……这副场景,我以前似乎……也看到过……”

但是,那次又是什么时候?

记不清了!脑海中一片混乱。

奈一叹,他合上了双眼,告别光明的一刹那,眼中仅剩的漆黑似乎比正常情况下要深邃浓郁许多,令他再次双眼一睁。

那一刻,又是心中一惊。

之前的云海与石柱部消失了,此刻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昏昏沉沉的扭曲空间,四面八方别他物,只能看到虚空中转动的一圈圈紫黑色漩涡,浓郁的阴冷迎面扑来。

“你来了。”

一个包含着沧桑感的低沉声音突然响起,风韧应声回首一望,顿时双眼一瞪。

“竟然……是你?”

小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先声药业再上市
RA新药

上一篇:王毅外长会见印度驻华大使康特

下一篇:微信看图知成语太师第105关怎么过太师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