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嘎玛丹增的旅行都在人间高处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嘎玛丹增的旅行都在人间高处,同时又是一位笃定的佛教信仰者。他行走之地,皆神迹隆重,人迹罕至。他所参膜的,不仅是这世上高海拔的自然秘境,还有与我们一起在人世间均匀呼吸的人和其他生灵。他的文字包含对陌生处所的虔诚与热情,客观而富含生命的热度与灵魂的重量。

长期以来,嘎玛丹增及其散文写作体现出的“气场”和气质,一直是以大地漫游者与神山圣域探访者、朝拜者的身份而出现在当代散文界和读者眼中的。他所去到的地方,书写的秘境,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多年以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去到何处,为什么要去。迷茫和无序构成了我简单而又异常繁琐的现实生活。而嘎玛丹增却是经常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处,人间的那些幽秘之地,他的这种既可以容身尘世、自在生活,又能较长时间弹跳而出、将身去到的自由状态,是我所羡慕和向往的。

从他新近出版的《神在远方喊我》中可以看出,嘎玛丹增的行走,尤其是对川藏高地的热爱程度和虔诚姿态,时常让人想起宗教的苦修者,很多时候,他一个人驾车去往不可测的远方,在崎岖、凶险的山地上奔驰与观看,采访和冥想,或者以陌生者的身份闯入某一个秘密之地,或者以再来者的姿态对那些不为人知的人事物进行拜访,进而形成文字和图片,呈现在各种杂志和书本上。

嘎玛丹增的作品从来不缺读者,也常常出现在各种纯文学报刊上。可以说,嘎玛丹增是近年来风起云涌的行走者之中,既赢得纯文学编者和圈内人的称赞,又在市场上获得较高销售与知名度的少数作家之一。这说明,嘎玛丹增的散文写作是丰富的,多维的,他不是纯粹的到此一游,也不是站在某个地方佯装伤春悲秋,聊发感慨,而是一种能够体现生命深度和精神向度的、更为艺术的写作和表达。

这本书中的诸多篇章,如《银雪贡嘎》《毛垭大草原》《春科尔神祗》等,以实地的个性体验与细心观察,把这些众多行走者千万遍书写的贡嘎雪山、毛垭大草原等自然和人文一网打尽,精细,优美,宽阔,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尤其是他的《仓央嘉措的理塘》一文,融合著名的仓央嘉措往事与理塘大草原的自然美景,使得这篇作品有了一种宛若水波荡漾的神意和情意,也有了深切的情感寄托与精神思考,更具备了一种向上的温暖力量。

《站在过去城堡的门口》《珍珠唐卡》《被诅咒的河流》《扎日莎巴以北》等等篇章亦如是。从这些作品当中,我体验到的是一种高海拔的如雷风声,还有寂静中的羊咩与婴儿般的呼喊,我想到的是大地高处那些隐秘而高贵的存在,他们在原地的任何风吹草动,似乎都是对低处众生的引领和召唤。读《神在远方喊我》,我强烈感觉到,进入现场,特别是人的肉身和心灵对大地事物的介入,是准确领悟大地原声,体现现场精神的不二法门。我也一直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人类想象力无法抵达的神奇,也总有科学无法证实和阐明的属于天与地,人与神,万物和时间的不解之谜。

这样的情况西藏居多,那一片人间高处,神灵诞生与万山散开与流放的绝域,仰望成为了山下之人的惯常动作。世界屋脊,巍峨雪域,是心怀高贵者梦想的极点,也是人们攀登与朝拜的中心。在阅读之间,我惊叹于嘎玛丹增的韧力和颖悟能力。是的,像我这样一个凡俗之人,即使置身于神圣殿宇也不会真正参悟到一些什么,即使面壁十年也未必修得了半片慧根。但在嘎玛丹增的眼里和心里,高处之上的每一个都是修心修道,明心明慧之地,是一个人对于大地心怀感恩的抚摸,也是一个人对于天地万物、人神本宗与智慧的一种领受与心证。

这本书中的《杰玛央宗的眼泪》《约见石头》《寻找藏王的羊群》《神启猎人》《伪巫师乌托邦》《神在远方喊我》《国家巫术》等作品广为流传,获得了自圈内同行和不同层次读者的一致好评。说起这些作品的名字,很多人都说读过,相当好,也很受震撼。作为一个旅行家,一个写作者,对于嘎玛丹增来说,这些赞誉毫不过分,是对他这种带有某种极致性的“大地旅行”的最高褒奖。因为,任何艺术都要落实到人,落实到读者心中和时间当中。我在读他这些篇章时,也深为感动,作为同行,也忍不住向嘎玛丹增致敬。他的这种行走着书写、思考、递进的艺术方式,是我所缺乏的,也是我所向往的。

与此类同,我也特别喜欢这本书中写到人的《泽戈兄弟》《高原奇人》《俄黑的羊毛披风》《物质是一个漂亮的魔鬼》《格顿伦珠的村庄》等作品,因为他写到了高地之上,幽秘之地具体人的现实生存和精神状态,从而使得这本书从很大程度上在神意之外,又呈现出了浓郁的、人的温度与气息。有一段时间,我以为,大地虽有奇观与奇境,但本质上是雷同的。人是大地上最生动的“风景”。所有的风景也都是人的。再美的地方,有了人的存在才真正美奂美仑,动人心魄,并令人心生向往与悲悯,热爱与同情。

热爱大地并其高处事物的人是有福的,拥有信仰的人能够洞彻世界的秘密和人类的内心。嘎玛丹增就是这样的一个漫游于大地,贴服于内心,仰望到星空流云,并且用旅行的姿态来进行领悟与表达的写作者。他多数作品都在力图呈现他个人在大地上留下的那些痕迹,都在证实生命在天地之间,人神交界之地的一种“沉思与警觉”状态。通读《神在远方喊我》,对于嘎玛丹增及其散文写作,包括他的行走,我觉得,嘎玛丹增是这个时代当中“苦心孤诣”行走文学和镌刻大地诗篇的人。近几天与他聊天,我还建议他从高地上撤下来,专心做一些更熟悉的题材。我的意思是,川藏、青藏、云贵川这些地方都是行走者的热点,再介入进去,很难出彩。但读了这本书之后,我觉得自己有些唐突,对于嘎玛丹增来说,作为他的朋友,我最好的方式与建议是,站在他已有的作品台阶上,伫望他新的归来与创造。

共 222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嘎玛丹增的《神在远方喊我》是一部行走地理,寻求心灵家园的散文集。在这篇赏析中,作者先概述了嘎玛丹增散文的创作作特色和他对自然地里的虔诚和敬畏态度,然后以《仓央嘉措的理塘》《站在过去城堡的门口》《泽戈兄弟》等富有代表性的作品为例,介绍了《神在远方喊我》一书的内容特色及其艺术特点、精神内涵,写出了作品给人的感悟和震撼。给读者以很好的引领和指导作用。“苦心孤诣”行走文学和镌刻大地诗篇的人,是作者对嘎玛丹增的高度评价。从中,读者可以了解到嘎玛丹增对文学和自然的热爱,感受到写作者严肃认真的写作态度。佳作,荐阅。【编辑:素心如玉】

1 楼 文友: 2015-06-01 12:04:07 感谢赐稿。问好杨老师,祝创作愉快。济南中医白癜风医院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云香精的功效和用法

意可贴和蜂胶口腔膜哪个好用
宝宝腹泻如何治疗
中药介绍

上一篇:中新网6月0日电金融频道汪洁2014年以

下一篇:让心灵更自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