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风水

木纹绝弑苍穹第56章你狂我比你更狂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家居风水 点击:0

绝弑苍穹 第56章 你狂我比你更狂

前厅中,一个满脸傲气,下巴高抬的十五六岁少年坐在正当中,几个中年的修者恭敬的站在其身后,凌睿等凌家的族人面带苦涩的站在厅中。

就在凌炎击毙门口的看门狗带着杀气走进来的时候,大厅中的所有人也同时一震,都感觉到了杀机正在步步逼近。

“凌炎,不可莽撞,对方是凌云霄,是宗族的绝世天才,你这样进去只会让对方第一时间注意到你。”凌风追上凌炎説道。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凌炎一边快步走着,身上的杀气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前厅中的人都很奇怪,刚才那股杀气明明正在靠近,怎么突然一下没有了。

“去看看门口发生了什么事。”椅子上坐着的少年感到心中莫名的不安,微微侧头跟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説道。

中年人diǎn头称是之后,走出了大厅,在去往门口的路上,迎面碰到了凌炎等三人正在想着前厅走来。

中年人狐疑的上下打量着三人,但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双发擦肩而过,中年人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这三个人。

三个人一路来到了前厅,这里的气氛十分的紧张,凌睿眉头紧锁立在一侧,三维长老站在凌睿的身后也都是一样的表情,大长老凌鸿因为在淬祭大会受伤,明显脸色有些苍白。

看到凌炎三个人,凌鸿拉了一下凌睿的衣角,后者扭头看去,看到三个人更是眉头一皱:“炎儿怎么来了?”

“家主,凌炎来了恐怕会找来更多的横祸啊。”凌鸿xiǎo声道。

“凌睿,这与环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三个人是干什么的?”少年傲慢的坐在椅子上,品着茶,眼皮也不抬的问道。

“回少族长,这三个人是府上的后辈,外出刚刚回来,惊扰到少族长了。”凌睿赶忙回道。

“哦,无妨,你们这种xiǎo分支也就这样了,哪懂得什么理解,我不会在怪罪你们的,放心,反正等会我收走了你们的家族令牌你们也就跟宗族没有什么关系了。”少年放下茶杯哼哧一声説道。

“你……”凌羽寒闻声就要反驳,却被一向锋芒毕露的凌炎拉住,后者摇了摇头之后,拉着凌羽寒站到了凌家族人的队伍当中。

“凌炎,你怎么了,他这样説我们你怎么还能忍?”凌羽寒感到奇怪的説道。

“稍安勿躁,看看这位绝世天才还要干什么?”凌炎做出嘘声的动作之后,悄悄的祭出一个完全透明的神识暗中查看起这个宗族天才的修为。

这一看不要紧,凌炎大吃一惊,这个凌云霄也就是十五六岁,脸上还带着孩童的稚嫩,可是他的修为却已经到了惊人的武将大成境,要知道,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也只有凌睿的修为到了武将初涉境,但是凌睿可是一个六十多岁的修者,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到了这样的境界,凌云霄十五六岁就超过了凌睿,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不愧是宗族的绝世天才,武将大成境,确实很强。”

“你是説凌云霄现在的境界是武将?”凌羽寒跟凌风同时惊诧道。

凌炎diǎndiǎn头,示意两个人不要説话,二人明白凌炎的用意之后满脸震惊的安静下来,看着凌云霄一脸的不可思议。

“凌睿,我刚才应该説的很明白了吧,当年你们让凌炎那个xiǎo杂种进入凌家,还让他在你们练武场修炼,宗族已经放过你们一马了,你们倒好,淬祭大会还请他来,而且还搞砸了。”凌云霄説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渡步来到凌睿的面前:“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凌炎竟然废掉了火旋宗的祭炼师,还杀了蓝氏家族的外院长老,凌睿,你可知道这些事情将会给家族带来什么吗?”

“这……”凌睿被对方紧逼,慌乱中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答:“凌炎毕竟是我的外孙,淬祭大会上的事情实数意外,谁也无法控制啊,请少族长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凌家分支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万不可取走家族令牌啊!”

説着,凌睿双手抱拳,高高举起,弯腰头拱地,一副彻底放下自尊求饶的样子。

“啪。”凌云霄把手搭在了凌睿的手上,然后猛地一甩,凌睿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甩出去很远险些跌倒。

凌炎赶紧伸手扶住了自己的外公:“外公,你没事吧?”

“我没事?”凌睿赶紧给凌炎使眼色,让后者不要叫自己外公,免得被人听到。

“凌睿,机会三年前已经给你了,但是你却没有珍惜,给家族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还想求饶,你当宗族是什么,糊涂衙门吗?”凌云霄在次来到椅子旁,一甩身上的战袍坐了下来:“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蓝氏家族跟肖家走的很近,这个时候你们却给宗族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让两族之间本来可以修好的关系化为泡影,我真的怀疑,你们是不是被肖家收买了,是不是存心要帮助肖家。”

“少族长,万不可这么説啊,凌家分支对宗族中心耿耿,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淬祭大会的事情完全是意外,再説了,是蓝氏家族的长老部礼在先,所有凌炎才会出手,这件事不能全怪我们啊!”凌睿脸色一下刷白,这种罪名如果要真的坐实,凌家的分支可就真的完了,就不单单是被逐出宗族的事情了,很与可能会被灭门。

“我量你们也不敢这么做,不然的话凌家所有的人都将难逃一死。”凌云霄冷説道:“我再给你们一个选择,交出令牌,交出凌炎,宗族将会不在计较你们的过失,不然的话,后果什么时候,你们应该很清楚。”

“后果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想知道。”凌云霄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接着,一个黑袍人慢慢的走了出来。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跟少族长这么説话。”凌云霄身后的一个中年人跳出来指着黑袍人大喝道。

“我就是你们説的xiǎo杂种,怎么,答案是什么难道不想告诉我吗?”凌炎慢慢的拿掉了袍帽,露出一张稚嫩的脸説道。

“你就是凌炎,那个xiǎo杂种?”凌云霄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説道。

“叫我xiǎo杂种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你也不例外,你可以叫我xiǎo杂种,但是在我眼里,你只不过跟蝼蚁一般,没有什么了不起。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

“炎儿。”凌睿可吓了个半死,自己站出来承认了不説,还这样跟凌云霄説话,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凌炎冲着凌睿一笑:“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来承担,外公请放心。”

凌鸿也在后面拉了一下凌睿,意思是説,凌炎这个时候出面未必不是好事,最起码凌云霄的目光可以从凌家转移到凌炎的身上,説不定会有什么转机。

但是凌睿可不是这么想,那可是自己的亲外孙,女儿已经死了,凌炎绝对不能有事。

凌睿还想上前来住凌炎,后者冲凌鸿道:“大长老,请你把我的外公照顾好,这里就交给我了。”

“放心。”凌鸿赶紧利落的回道,説完把凌睿拉了回来。

“啪啪……”凌云霄拍了几下巴掌:“好,有胆识,杂交出来的xiǎo杂种确实跟普通的人不一样,不知道死活或许就是你们这种人的共性吧。”

凌炎轻蔑的一笑,没有回应对方的话,好像想起了什么,微微一顿之后,转身走向凌睿:“外公,那个什么家族令牌在何处?”

“就在我身上。”

“我想看一看,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凌炎道。

凌睿狐疑的看了看凌炎,抚摸了一下储戒,一个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牌子出现在了手上:“这就是家族的令牌,有了它我们凌家才算是凌氏家族的人。”

“这就是被每个家族都是弱珍宝的家族令牌啊。”凌炎好像很随意的拿了起来,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并且貌似不经意的转身来到了大厅的中央。

凌炎一副没有见过市面的样子让凌云霄嗤之以鼻,如此一来,下巴抬的更高了。

“拿着这个狗牌,滚出凌家,这东西邵阳城凌家不稀罕。”凌云霄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一道寒光袭来,凌云霄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定睛一看,正是那块让凌炎目不暇接的家族令牌,此时却被凌炎像丢垃圾一般扔给了自己。

“炎儿不可。”

“凌炎你在干什么,你有权利替我们交出令牌。”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凌炎突然的这一下给惊呆,凌家的族人一个个看着凌炎,有的石化,有的愤怒,有的惋惜,各种各样的表情中,同样的目光都落在了大厅的中央。

“一个牌子就能制约一个家族?我不相信,你来这里不就是想要拿走这个牌子吗?现在在你手上了,拿着它,滚去凌家,从此邵阳城凌家跟你们宗族再无瓜葛。”凌炎环视全场,无视掉所有的目光,跟凌睿的目光碰在一起,看着不可思议中的凌睿,凌炎没有示弱,依然语气强硬的説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丰胸
天水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有哪些软肝的中成药

上一篇:木纹苹果手表AppleWatch要来竞争对手

下一篇:木纹萌妻难驯第四十六章只对我犯二

相关阅读